close

静如处子|OBSERVE

静如处子|OBSERVE

Live, to live

“I still live, I still think: I still have to live, for I still have to think.” — Friedrich Nietzsche

这一秒钟 我用一只手托着一罐已经不是那么冰了的易拉罐 抵在淤青的脸颊上 用另一只手记录今天发生了什么

那一秒钟 也就是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的后一秒钟 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前一秒钟还都和我在一起的眼镜 iphone 耳机 车 头盔 都散落到了四处

头盔?哦 其实头盔还在我头上 不然这篇文章的第一秒钟就不会存在 (更多…)

read more
静如处子|OBSERVE

北京好人

宝路叔说话一嘴东北味儿,我问他从哪儿来,他说是北京,我便把他当做是北京人。

我与宝路叔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出于工作需要每年会有几天去他罩的场子摆弄摆弄系统,在那像生化危机中场景般冰冷的充斥着耀眼的白炽灯光的机房中,宝路叔是唯一让我感到温暖的存在。不仅是他熟悉的乡音,宝路叔脸上总是挂着一份憨厚的笑容(有点像羊村村长),那种亲切的感觉是我们在现代都市忙碌肤浅的生活惯了的人,极难拥有或遇到的,是那种你一见到他就能把他当做亲人的舒服和安全的感觉,是那种我在国内生活了那么多年都没遇见过的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中国传统好人的形象,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把这份笑容拍下来保存起来,可一直没找到好的借口。

(更多…)

read more
静如处子|OBSERVE

地球——潘多拉

归去归来兮

飞机是一种很伟大的发明 能够在短时间(其实也不短)内穿越2个星球

回去的时候 东北的大地上一片灰白 格外的苍茫

而回来的时候 雪却都化了 大地母亲恢复了她本来的颜色 似乎更加苍茫~

这种感觉是很适合用艺术来表现的 就像下面这种很厚重与沧桑

是我儿时好友获奖的画作

(更多…)

read more
1 2 3 4 5 21
Page 3 of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