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这是一部好电影,虽然我记不清故事情节甚至结局,只记得它是描写自由与体制抗争的主题,只记得这是一部好电影。

直到这周某天,JJ若无其事或煞有其事的走过来,跟我和GN打趣,不经意说了什么被我听成了什么overflow google neck,问我看过没,迟疑间又蹦出来个jack nichosion,我才天才般地反应过来,哦原来是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我看过,尼科尔森获得奥斯卡的影片。JJ接着问,有没有觉得这里就像那个hospital,我当时一头雾水只是笑笑而已,回来几天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JJ大叔还真是有想象力,难得这个3个小孩的父亲在这个岁数还能酝酿出这样的幽默。

答案是,这个地方跟那个疯人院很像,或者说任何体制下系统下管理的场所,都跟那个疯人院很像,它有完整详细可考可验的流程和规章制度,限制人的行为,抑制人的想象力,各种Operation manual,standard procedure随处可见,而要求你必须去follow,当你没有按照上面的指示搞出麻烦来,你就百口难辨。当然作为现代企业来说,这是规范化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只是在JJ提醒了我才意识到,这些指南和手顺以及所谓的best practice,都想把我们变成机器一样地工作,而失去了人类最伟大的生产力——创造力。而什么是创造力的源泉?自由,思想的自由, 和行为的自由。当jack扮演的人物墨菲因为逃避坐牢而选择精神病院之后,他想出了各种方法带领病人们体验新的生活,挑战院长的权威。在那里,医院的高墙限制了他们的自由,他们毕竟是病人,离开那里社会没有容纳他们的地方;而是什么限制了我们的自由?JJ跟我说他小时候,如果boss challenge他,他就fight back,毫无顾忌,现在是3个孩子的父亲,即使被老板训的灰头土脸也得装做没事人儿回家,其他的大叔们肯定也都想找个地方安全退休就好了,不会有离开的想法;JJ有想法也走不了,但是他和别人还是有时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工作,这就是大叔们可爱的地方。我是这里唯一没小孩的员工大概,本应该没有他们的拘束,我不禁要问,是什么限制了我的自由?

墨菲最后大概是死了,而之后病人们一定恢复了他们原来的生活,即使有条件把他们限制在了那里,他们自己也不会想过可以过另一种生活。到底是体制限制了他们,还是人们自己在脚下划了一个圈子,不敢迈出一步。与体制抗争的过程,可能更多地需要与自我抗争,同样地,shutter island的迪卡普里奥,经过了抗争却无法面对真正的现实,选择了在自我的世界死亡,可见外面的世界未必有想象的美好,这便是生命最矛盾的地方。

我的问题,一时无法回答。

庞培站在大海边,远远一个背影。他刚读完凯撒的来信,信中的内容很不祥:凯撒拒绝了停战提议,一定要对落荒而逃的庞培穷追不舍,直到把他的人马赶尽杀绝为止。庞培握着手中的信笺,一时茫然无措,转过身,对跪在海滩上的信使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你一定很高兴吧?你,一个奴隶,不需要意志,不需要做决定,象水中的一块浮木,该是多么惬意……

——愿象那水中浮木

Tags : thinking

2条评论

  1. 很有哲理,选择离开也是一个权利,但一般我们都是倾向于保留这份行使权。猴子是比较有顺从性的群居动物,基因所致?很少人选择马上去死,生物本能?

    另外,自由对体制,就像一个人挑一群人,必败无疑。除非自由er们有效地联合起来,但这样自由er们也就成了体制。但偶尔斗争一下,可以调节调节沉闷的气氛哈。

  2. 有人不是有勇气活着 而是没有勇气去死
    人类如果不思考 与猴子无异
    一直斗争的下场 就是被精神病……

Leave a Response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