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在回或去大连的火车上 至于到底是回还是去 每次我都说不清楚

这条路我不知走了多少次 每次的心境却不尽相同

一晃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家了 虽然他们总说我回家回的过于频繁 那谁让我条件这么便捷呢

当然关键不在这里

我想宇航员和海员们会有我的这种感受 我对家乡的依念就好比他们对陆地的期盼

大连的土地 始终不是一块让我的双脚可以着地的地方

五年了 也许是六年了 我不能说是一个人在奋斗 在什么地方够可以找到跟我有各种联系的人

在家靠父母 在外靠朋友 被我贯彻的相对彻底

以至于我在这两个地方过着几乎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如果辽半两端的我不小心碰到一起的话 我真怀疑他们是否能够认出彼此

家总是被冠以港湾归宿之类的称呼 我虽然还称不上一名游子 却有比一般人更多的对家的思念

人对一座城市的感情和对一个人的感情有什么相似之处么

你与她有着怎样的经历 她曾给你带来什么 又带走了什么

我却无法回答

除了家乡 世界上还有很多挂念我的城市 至于大连 始终不敢说 虽然这里也有我众多的朋友 

我甚至无法想象把根扎在这里的情景 因为我还没有办法征服一座不属于我的城市

于是 乘坐着熟悉的列车 我的身体慢慢从地面浮向天空

又一次的开始失重的生活

在这一刻 或上一刻 在一个我不必考虑怎样生存的地方 我才能真正的去思考怎样生活

生命轻与重的两端  我反复的轮回

像往来的列车 说不清终点

Tags : thinking

2条评论

Leave a Respons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